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入住

后来我就被众人抬到宁王府的后堂去了,来到了一个名为清雅阁的地方,那里面很大,就像原来江无漄的寝宫一样,进去后首先看到的是一扇很大的屏风,屏风之上画着一位女子,正在桃花树下独自饮酒,绕过屏风向里面走去。

屏风的背面直对着一张桌案,而四周都是一些书架,或者字画之类的,绕过那个桌案的后方,向右有一个拐弯,卧室就设置在了这边,我不知为何这边的陈设,与天岚帝国的完全不同,可我现在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它。

众人把我放到了床上便都下去了,我那几名弟兄则是留在了这里,到桌案那边守着去了,不一会儿就走进来了几名医馆,看了看我的伤势,纷纷皱起了眉头,我的脚已经严重感染了,而且再加上身上那么重的伤,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可是她们还是尽快的为我处理了伤口,不知过了多久是因为太疼,还是自己很久没有踏实的睡觉了,我慢慢的睡了过去,梦中我见到了母亲和父亲,他们跟我说了好多,可是我都听不见,听到的都是一些杂音,而我也说不出话。

越来越着急,忽然间我就惊醒了,看了看四周,光线都暗淡了下来,床尾处还点着一盏烛灯,我刚要翻身下床,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传来一阵剧痛,只好作罢躺了回去,不知是谁把我的那身脏衣服都给换了,身上了擦拭干净了,也没有那种恶臭的气味了。

我看了看房顶,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浩劫,我不知自己是度过去了,还是还身在其中,等待第二天辰时左右,那群医官又来看我了,我询问了她们,原来是王府中的丫鬟,为我更换的衣物,擦拭的身体,聊了几句她们就开始今天的治疗了。

先是把我的伤口内的旧草药取出来,然后在用药水清洗一下,之后再换上新草药,日复一日的治疗这,等到来年开春我的伤势基本也都好了,不过却在身上留下了,很多疤痕,这期间宁王也看过我几次,可都是看几眼就走了,我也同他说过话,可是一般都不会理我。

理我的时候也都是一个字轻描淡写的划过“范将军,您能下地走动了”我慢慢的从床下走下,走到了前面,此时那几位兄弟看到我恢复了,纷纷凑了过来“呵呵,虽说还是有些疼,不过走路不是什么问题”“哈哈,太好了,不过现在也不能操之过急”

“对对,我去给你找两根拐杖,若是那伤口在裂开可就不好了”随后那人就跑了出去,随后他们扶我最在了案桌那边“白月关那边怎么样了,后来苍月神国的有没有攻进来!”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那边的战事,虽然过去很久了,可是始终对其牵肠挂肚的。

“那边呀,皇上早就派天义名和林付青去镇守了,听说还加派了多少军队”“对对,不止如此,还从新修建了白月关,而且也给其他各个关卡都加派了人手”我笑了笑“是吗,那就好,咱们什么时候回京呀”那几人对视了几眼。

“范将军,回京的时候再过些时间吧,等您伤好了和宁王说说或许…”“和他说!不是陛下跟他说的?”“额…这段时间一时没有朝廷的消息,好像已经把咱们…”“呵呵,别听他瞎说,陛下一定…”“哼!怎么还不让人说了,咱们五万人出去,他们都不闻不问的,我估计呀,那边就没想找咱们,哎!败军之将”

我看了看这空旷的屋子“是吗,既然如此咱们现在这边住下,等我伤好了再做其他的打算吧”说着,刚刚说出去找拐杖的那人就回来了,手中还拿着两个崭新的木拐杖“呵呵,范将军这是宁王派人送来的,他对您可真上心呀”

我看了看手中的那根拐杖,确实是用好木料做的,不过这个宁王忽然对我如此一定会有什么企图,那日在白月关前,他可是直接把我拿下装到了笼子里面,游街示众的,如今对我如此恐怕是为了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可是那几人并未听说朝廷那边有什么动静。

按说若是江无漄和他要人,他也没必要把消息封锁,若是其他什么人要呢,可是除了江无漄,我再也想不到还有谁能在宁王江忆天的手中要人了,我认识的人中只有他可以,要了半天也想不到什么原因,便随那几人出去走了走。

这个宁王府修建的很了不起,而且戒备很森严时不时就可以看到巡逻的士兵,我们走到了那边的一个小湖旁的凉亭中,坐了下来,在那边休息了一会儿,我忽然感觉自己很久没有那么舒适了,在那个地牢中度过的日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原来还会时不时的撩姑娘逗小伙子,可现在都不敢再接触其他的陌生人了,就连那个巡逻的府兵我都有些惧怕,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创伤后遗症吧,我现在已经上不了战场了,我知道他们或许不知道,我也不知和他们怎么说,看着他们一个个高兴的样子。

我也不忍打扰,将来的事情只能交给将来的我去解决了,就在此时那几人忽然坐起了身,我回头看去,原来是宁王过来了,我慢慢的站起了身,那几人急忙过来搀扶,宁王看了看我“坐吧,无事”说完就走了,这还是那家伙和我说话最多的一次和。

哦,不对,那日白月关前那家伙还很正常,或许是他根本就不待见我,因此连和我说话的心情也没有,也许他也想来者边的凉亭做做,可是看到我在这边便离去了,呵呵,看样子以后要避着点他了,免得惹人家不高兴,不管如何都是他救了我。

虽说我的伤势也和他有关可是,能活下来还是要谢谢他吧,只要能活下来就有希望。此时刚刚离开凉亭的江忆天和身旁的徐程说道“她的伤势怎么那么快就好了”“这个,我也不知道,医官们也都说,范夭桃的体制很特殊,自愈能力要比普通人强上不少”

“呵呵,还真是个奇女子,朝廷那边有什么动静吗”徐程回头看了看凉亭那边“那边倒是没有,可是范夭桃身边的那几人好像是试图联系朝廷”此时江忆天止住了脚步,看了看徐程又看了看那边凉亭中的众人“可有什么纰漏”“您放心,都让咱们的暗卫给拦截下了,不过那几个人,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说着徐程做了一个杀人的手势。

江忆天没有理他向前继续走去,徐程急忙跟上“不用管他们,拦住就好,至于范夭桃那边尽量让她快些痊愈,最近的伙食也做的好一些”徐程没有多说什么“好的王爷”之后二人便去往了宁王府的大堂。

而在里面等待是江忆天的三员大将,李关、贾木合和蒋无由,那三人见宁王进来了,急忙跪倒在地恭敬的说道“属下参见王爷!”江忆天走过去坐在了那边的大座之上“起来吧,说说什么情况”说罢就端起了身旁的那盏热茶。

李关先前走了几步“王爷,那些豪绅,勾结了一群山贼,打算进攻宁王府,现在隐在那深山之中,我等也…”江忆天抿了一小口茶便放下了“呵呵,那群人那么有骨气,居然开始反抗了”此时贾木合站了出去,此人虽然身材有些瘦小,可却是个阵法大师,也为宁王立过不少功劳“不止是那些豪绅,就连那些原来与咱们交好的那些豪绅也…”

宁王看了看众人“呵呵,借这个机会把城中财权来过来把,以后他们所做的那些生意买卖,都归属在我的名下”蒋无由此人阴狠狡诈,可是对宁王十分忠心,他看了看那二人走上前,想了想那人的办法宁王一般都会采纳,因为确实很有效果。

此话蒋无由想出了一个点子“王爷,咱们可以在永宁街放一把大火,那边都是一些平民百姓经常去的地方,若是如此伤亡一定会很大,当然放火的人一定要是那群豪绅中的人,咱们不是还有细作在那边吗”

此时李关走了出来“哼!那些细作都是咱们精挑细选的精英,做这种事是随意找个小厮就好,只要他一口咬死是那群豪绅的人,还会有人不信不成”那个蒋无由看了看李关,摇了摇头笑了起来,李关见此怒斥道“你这个家伙笑什么呢,信不信老…”

此时宁王忽然开口“住口!蒋无由你继续”他对着那李关施了一礼,以表歉意那李关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回了过去“呵呵,其实刚才李将军说的办法也行,不过却不是那么牢固,咱们之所以要寻找安插在那些豪绅中的细作,是因为那些人确实是他们的人”

此时江忆天笑道“哦,你是想…”“是的王爷,事发前让那群人多漏漏面,或者寻一个经常在百姓中露面的细作,让他去放火然后在被咱们的巡逻士兵抓到,当场审问,此时一定让那家伙说出是咱们指使的”

李关此时又跳了出来“嘿!没见过自己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你小子安得什么心!”“呵呵,将军勿扰,之所以如此时为了让那群百姓更加憎恨豪绅,当天咱们王府要显得彻夜未眠的样子,最好里面在弄出些动静,让那些百姓都听到,然后第二天把那细作收拾一顿,不必下太重的手,弄得惨烈些就好了,然后找几个死刑犯”

贾木合笑了笑“呵呵,我已经想到你要做什么了”李关挠了挠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怎么绕了那么多弯弯”听到此处众人皆笑了出来“你们笑什么!是不是觉得我蠢!”江忆天止住了笑意“李关,你且听蒋无由把话说完,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蒋无由继续说了下去“把他们众人一起押到街口,斩首就在斩杀完那几个死刑犯后,在寻找一个女子扮作那细作的夫人,忽然从后面冲了出来把真相说了出来,真相嘛就是那些豪绅想给王爷泼脏水,然后趁机占领那条街,让那个女子再把元凶指认给那些豪绅中的一人,那条街那群豪绅盯着不知一天两天了,若是如此他们必然会有会信服,而后咱们派兵捉拿的时候,洋装战败,说是众多豪绅联合在了一起,对抗王爷”

江无漄笑了笑“到时候我就可以名真言顺的动用大军绞杀他们了”李关此时也听到了,十分惊讶的看了看那边的蒋无由“可以呀蒋无由,够损的!”“呵呵,李将军说笑了,这样不过是让王爷赢的几率大一些,众人也不会怀疑什么”

“好了,这年时期就交给蒋无由你去处理吧,你们二人暂且听他的调遣”说完就让众人下去了,此时徐程走了过来“王爷若是如此,朝廷那边一定知晓,到时候恐怕那个江无漄又要找王爷要钱了”“呵呵,我有办法让他不敢要!”

徐程皱了皱眉头并未在说什么,此时的清雅阁中摆上了一大桌丰富的佳肴,范夭桃坐在那边看了看这些东西“这些是…”旁边有一个正在上菜的小厮回道“呵呵,这些都是宁王为姑娘准备的,说是姑娘刚刚痊愈应该补补”我愣了愣可是这也太多了吧。

江忆天为何如此对我?“呵呵,那姑娘慢用我等先下去了”说罢那些上菜的小厮就全都下去了“你们几人也坐下吃吧”“这,不好吧,宁王给您准备的我等…”“那么多东西就算十几个人也未必吃的完,坐下吧省得浪费掉”“呵呵,那就多谢范将军了”

这顿菜天南海北什么都有,有些还是我从未见过了,想必是当地的一些美食佳肴,吃饱了就让让他们几人先下去了,随后又找来了一些人收拾了一下。我来到了那书架之前,随意翻看拿了一本杂事谈坐到了那边翻看了起来。

看了许久觉得也没什么意思,便又想出去走走,我刚出来门前的那两名小厮刚要去找丫鬟跟着我,我就拒绝了,好久没有自己一个人相处了,独自来到了那边的凉亭中,面朝小湖坐了下来,忽然想起家中的母亲和蕊儿不知怎么,居然哭了出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