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叮,专属电梯效率果然很高,开了。傅南杰走了进去,在电梯门合上的最后一秒也没有看到林窈挺直的背脊弯下去。

坐在办公室里,手上拿着文件,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那边慵懒的声音响起,

“是我。傅南杰。”

那边开始抱怨起来,“喂!老兄,你这么早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啊?别把我宝贝老婆给吵醒了!”

皱皱眉他问道,“你还没去公司上班?”他到底还开不开公司了?

“我老婆说有点不舒服,让我陪着她,而且我妈也说孕妇现在在我家最大。哎,你这种单身王老五是没法体会我这种有家室的人的幸福的。对了,你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我啊?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想问一问,上次你们送给那个谁,就是你介绍到我公司的…”

“窈窈?林窈?”

“嗯,对,就是她。”

“怎么了?”

“你送给她的那条水晶项链在哪里买的?”

“你也想要吗?想送给哪个女朋友啊?”

“这你就别管了,在哪?”傅南杰拿起笔,记了下来,“好,就这件事。”

….

陈佳佳靠在周宇晟的怀里,问道,“宇晟,是谁呀?”

“哎,我的老同学呗,哎。”

“你叹什么气啊?”

“看来窈窈是没戏了。”

“为什么?”

“傅南杰可能喜欢上谁了,自从,哎,反正他从来就没有在给女人买东西上花过心思,这次可能对哪位美女动真格了。”

高雅的西餐厅内,面前的美□□雅地对付着面前的牛排,傅南杰的眼光时不时滑过她闪烁的水晶项链。限量版就是麻烦,这么快就销售一空,害得他要找人转让。

“南杰,在看什么呢?”面前的美女以为被看是因为另一个原因,她有些得意地犯了个禁忌。

不过马上就被冷冰冰地指出。“说过,不要这么喊我。”

“自从我们分手后,这还是你第一次叫我出来,是不是又想起我的好了?”美女撒娇地说。

他直接开门见山,“你戴的项链和你今天的衣服不是很搭。”

“怎么会?这水晶项链可是限量版的,是我托朋友好不容易买回来的。不过今天不是你让我带出来的吗?”

“为了让你有个对比,我觉得这个更加适合。”傅南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推到美女的面前。

她欣喜地接过来,纤纤玉指打开盒盖,一个硕大的蓝宝石戒指躺在里面。

“对我怎么这么好?”

“把你脖子上那种档次的东西扔了吧。看着挺碍眼的。”

“好!”

“街对面就是珠宝店,去选一样自己喜欢的吧。”

“谢谢你,傅南杰!”

手里握着那条水晶项链,眼里又浮现昨天她含着泪的眼眶,女人真的很麻烦。昨天他承认脾气是差了点,

林窈一早来到办公室,就惊讶地发现她的桌子上有一个小巧的礼物盒。环顾四周,办公室里就她来的最早,还没有别人。小心翼翼地拆开它,竟然…

捂住嘴巴,她没想到会这样,没想到还有人送这个给她,会是谁这么好心?是

不可能啊?那么…

“窈窈。”

刘锡禹站在门口对她微微笑着,“早。”

“早。”

林窈温暖地笑了。

看着面前温文尔雅对她微笑着的绅士刘锡禹,林窈在想,为什么人和人之间可以差别这么大呢?一个是高高在上统治所有人的冷面老板,一个是阳光型的部门主管,两个人都是男的,为什么一个那么讨人厌,一个又那么好相处呢?真不知道他除了周宇晟还会有什么朋友!那条重得的水晶项链安静地挂在自己的房间里,她再没敢拿出来带过。谁知道这个冷面人什么时候又发癫给她甩烂了?

是墨菲定律吗?林窈好像听人说过,你越不想什么事发生,它就刚好发生。好像中了魔障一样,每一天,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等电梯,就一定会看到傅南杰。看到倒算了,他还用审视的眼光从头到脚把她打量一番。好像她是奴隶市场上待估价的奴隶。真是个讨厌的人!

傅南杰看着面前穿着宝姿的女人,忽然思绪飘回到这几天天天见到的林窈。是墨菲定律吗?越不想注意,却偏偏不自觉地想到她。她好像从来没买过名牌穿过。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学会打扮下自己?嗅到面前女人身上散发的香奈儿5号,林窈好像不擦香水吧?不想了,他抽回思绪听着面前的女人说着今天她大采购都有些什么战利品。越听却越乏味。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林芹,今天是我和你结束的日子,没记错吧?”

林芹马上眼睛噘满泪水,“傅南杰!是不是那天你让我去你办公室我没去你生气了?不要扔下我好不好?我真的好爱你啊!好吧,我不该骗你,那天我不是因为肚子疼没去,是因为上次我看中的衣服好不容易到货了,你看今天我就穿的这件…”

傅南杰叹了口气,“当初说好的,只交往半个月,你也答应了的,好聚好散吧。”

林芹马上换上一副怨妇的表情,“是不是岳薇?上次我看到你找她了,而且送了她好大一颗戒指还有一串项链!”

皱了皱眉,“你跟踪我?”

她慌忙解释着,“我不是跟踪你,我…”

叹了口气,他冷冷地说道,“够了。就这样了。希望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甩下哭泣的女人,他扔下一张支票扬长而去。

银色的跑车里,将音量开到最大,车速带着冷风吹到他的脸上有些刺痛,点起一只烟,忽明忽暗燃烧的火光间,大口飘散的烟圈宣散着他内心的寂寞。

耳边又好像响起了那天的她的声音,“南杰!好开心!以后我就是你名副其实的老婆了哦!”

“是啊!宝贝,以后你只能是我的老婆!”

“开快点嘛!给你的老婆大人展示下你的车技呀!”

“好!”

前方急闪而过的白光提示了危险,猛地踩下刹车,车滑向路边,喘着大气,好像刚从另一场噩梦里苏醒一样。傅南杰紧紧抓着方向盘,头往后猛地靠在椅背上。

那场噩梦好像还没有停息,那场噩梦一直在他身体里种植,没有尽头。脑中闪过另一张脸,淡淡笑着的脸。脑中的一根弦好像被拨动了,手颤抖地摸索着,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按下通话键,“李秘书,明天开始,给林窈送花。”

“送什么花你自己看着办吧。”

挂上手机,傅南杰又一次仰躺在椅背上,思绪堕入一片黑暗。有钱了又怎样?一个又一个不停变换的女人在身边又怎样?还不是一样寂寞?好空虚。好孤独。

连续一个星期不停止的鲜花就像在飞亚大厦投下了一颗巨型**。收花并不奇怪,林窈正值妙龄,有人追不奇怪,只是这追求她的人是超级冷面王,傅南杰!

向来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傅南杰,虽然身边的鲜花从国外一直开到国内,却也从来没有在自己公司里和哪个女职员搞过暧昧,更别提真的追求成为女朋友了。所以公司里觊觎傅南杰的女同胞们也只是望洋兴叹而已。如今,傅南杰却将下一个女朋友的目标瞄准了林窈,这不得不引起对傅南杰有兴趣的女人们的注意,又或者嫉妒。即便傅南杰对女朋友的兴趣只有短短十五天而已。但是女人们啊,谁心里不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就是别人浪子生涯的终结者?

没想到从周宇晟的公司到飞亚国际,林窈都摆脱不了成为焦点人物的命运。她实在很莫名其妙。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或者是脑袋烧坏了?突然对她感兴趣?从包里拿出化妆镜,林窈看着镜中的自己,普普通通,扔到人海里也捞不上来,他老人家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把戏?对,一定是故意的,他是想耍她!绝对!

拿起今天新到的鲜花,掀开卡片,上面是她喜欢的楷体:今晚八点,格林餐厅,不见不散。

唇角不禁莞尔,将卡片揉成一团,准确地抛进了垃圾桶。

手机安静地躺在白色的被褥上,浴室里林窈冲刷着一身的疲惫,擦干身子,经过浴室的镜子,没有一丝停留,即使上面已经满是雾气。

格林餐厅里,包下了整个餐厅的傅南杰,八点整准时踱步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抬手看看时间,刚刚好。身边小提琴手悠扬地演奏着,婉约的旋律在暗雅的灯光间流转。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傅南杰发挥了自己良好的耐心,一个小时过去,佳人未至。

整整一个星期承受舆论压力的林窈有些疲累了,洗完澡,仰躺在柔软的被褥里,伴着房间里折射出的七彩光华,窈静地睡了。

第二天林窈来到自己桌前,没有看到第八捧玫瑰。一如往常地将包挂好,脱下外套,端正坐下。开始整理今天要做的事宜。叮,电梯的门打开了,人的一生或许都有那么一点两点的感应,在特别的时候,好比这电梯普通的再平常不过的叮叮声。长长的拐角尽头传来的声音就刚好拐进了她的耳蜗。至少在林窈心里,从来没有比这一天听到电梯铃这么印象深刻的。一阵浓郁的花香袭来,一阵阵抽气的声音,她忍不住抬起头,看到了油画一般的画面,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想起,还是会有些感叹。他穿着随意,却也潇洒,他手捧一大束淡粉的香槟玫瑰,面无表情,却眼神笃定,林窈心里确实那么动了一下,可是,他是傅南杰,视女人为玩物。冷面王有一颗冻僵的心,没有温度的血液。

休息室的门内,林窈靠在墙上,他用手抵着她,有些微疼。皱了皱眉,将头别在一边。门下的缝隙透着闪动的人影,门外想必有很多看客了。连灯都没拉开的休息室,干燥,阴暗,实在不是什么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你弄疼我了。”林窈刚说完这句,门外就响起一阵骚动。闭上眼,她投降了,彻底败给了门外一群想象力丰富的看客们。多说多错,不如什么也不说。

房间里很暗,看不清他脸上有什么表情,他松开了她,走到门前,猛地拉开门,冲外面冷冷说了句,“谁再偷听不去好好工作,就可以直接回家吃自己。”

一众人散了,又关上门,他冷睇着她,向他走来。莫名的不安感,蔓延了她的全身,他的眼神里虽然好像千年寒冰,可是,为什么林窈看到了一样东西,那样她自己身上也有的东西。

没等他走近,她急急地说了句,“我要的是婚姻,不是游戏。”

和他擦身而过,他没有拉住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