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奇书网 >  东流儿 >   114

刘山眨巴眨巴眼,目瞪口呆的盯着眼前的一切,好长时间都没有出声,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校园全能高手。

怎么说刘山也曾经是一只漫天扑腾的天之骄子,想当年享受过村里众乡亲火辣辣的目光,在懵懂之中度过了神仙一样的四年大学生涯。只是眼前这副像风像雾又像雨的凄美画面,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架得住的。

刘山只记得昨天晚上,跟一帮狗友们欢聚一堂,庆祝自己终于在盲流了半年后成功就业。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刘山这厮不但精神爽,酒喝得也很豪迈,终于在一招“举杯望明月式”的吹瓶后进入到了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的模糊状态。

模糊的记忆中记得,某个猪头提议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帮他实现那个翘首企盼已久的做一回人上人的黄粱梦想,顺便结束一下那个啥“处长”的生涯。说来也惭愧,咋说自己也曾就任某一级别的首长-----学生会主席也是首长嘛,在这个智力不长身体疯长的年代,那个生活还一直保持着五指山的状态。

其实还是有不少的漂漂mm飘来了媚眼情丝,只是刘山这厮始终提醒自己要注意点领导形象,主动被动的拒绝了数位漂漂mm的爱意后,疑似玻璃的声名便悄然的加诸于身。

无奈之余,刘山愤怒的嚎出了所谓“寸业未立,何以家为”的混账话,直接导致自己在就任首长期间未发生一件风流韵事(那些领导看看,惭愧不)直到毕业,一时间在狗友圈被传为经典。

在处男和首长的双重打击下,处长这个光荣称号便被这帮狗友们安在了自己头上,看着那群牲口们形形**双入双出,内牛满面中刘山也只能望月兴叹:“人在福中不知福,自身辛苦谁人知”。。。。。。

一场春梦醒来后,刘山这厮直接就石化了。眼前的一切让刘山云山雾罩不明所以。

一个大房子,一群古代人,自己在台上正襟危坐,他们在台下昂首傲立。环顾四周,整间屋子突出的主色调就一种----白,房顶白的似雪,柱子白的像糖,最让刘山震惊的是这屋子里包括自己穿的也都是白的,苍白苍白的。

太阳的,刘山在心底怒骂,这玩笑开得太也有点大吧,咋说这也是咱隆重的就业大典,愣是被这帮猪头整成了庄严葬礼了。

刘山眨巴眨巴眼,清了清嗓子,悲愤的一声暴喝:“5555555555555”,直接昏厥。

“陛下、陛下”大殿中一阵忙乱,听取哀嚎声一片。

刘山悠悠转醒,神智还是有点不是那么清楚。

这时,人从中款款走出一头,头戴白帽、身穿白衣、脚蹬白鞋,手持一块长条形白板,戚戚然的走到大殿当中,鞠身一躬道:“启禀陛下,臣有本奏”。

刘山炯炯有神的眼珠子放射出呆呆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白无常,心潮澎湃。按说这大殿外阳光普照,这白无常不该这个时候出没啊。静了静神,刘山喝问道:“你谁啊你?”

那人明显一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大殿中是一片寂静,刚才还在哀嚎的众人也顿时一脑门黑线。一声尖细划破长空,从刘山的身侧响起:“启禀陛下,此乃东曹掾蒋琬是也。”

刘山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侧过头来寻找这怪异的声线来源。转过头来,看到一白帽子老头就站着自己身旁不远的地方,低眉顺眼的弯着腰。刘山战兢兢的嘀咕:“人类还能发出这声音???”

“刚刚是你在说话,在跟我说话吗?”刘山瞪大眼盯着那大虾一样的弯腰人,惨然问道。

那人闻言,倏地跪倒在地,浑身颤抖着道:“小人罪该万死,言语冲撞了陛下,罪该万死啊。”听着这公鸭鸣一般的声音,刘山只觉得浑身上下发生了质的变化——满身疙瘩。

“stopstopstop”刘山为了制止这种折磨人的声音,急忙喊停道。那人迷茫了,混乱了,点头如捣蒜般的狂嚎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一时间涕泪纵横于满面。

刘山急忙摆手,啼笑皆非的说道:“我说这位,你别再这儿嚎丧啦。我这小心脏可是禁不起你这么折腾,好歹看在咱那狗友出钱请你们演这么一出大戏,你就别太认真了,快起来吧。”刘山仿佛看穿了一切似的,眼睛还在四处打量,想要找到那几个雇佣这些临时演员的畜生。

“陛下”大殿中站立的白无常愤声道:“丞相新亡,北伐大军未归,曹魏虎视东吴狼顾,现在是蜀汉最危险的时刻。陛下千万不能迷乱于悲恸之中,当前最重要的是应该抖擞精神,外则安抚军心万民,内宜振奋朝纲众臣,则蜀汉幸甚、万民幸甚。”

台下众人拱手齐声道:“陛下节哀。”

刘山现在是彻底的晕菜了。看起来不咋个像是演戏啊,这房子的造型那就是一个字——“古朴”,搭眼一看就知道这是全实木建造,根本看不到一点钢铁的元素,更不用说什么铝合金框架结构了。还有这些人行为举止跟神经病没啥区别,大白天的一个个都穿着孝袍,还带着白惨惨的孝帽,怎么看都不是现代人种。左顾右盼瞅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导演啦剧务啦之流,更别说是摄影机了。刘山半眯着眼睛,心底像是打起了鼓般万马奔腾。

“穿越,尼玛这是穿越。”刘山悄悄地捏住自己大腿最细嫩的那丁点肉用力一捏,“呜”的一声疼的眼泪之流。台下众人见状,急忙齐声安慰:“陛下节哀,陛下节哀。”

“镇定镇定”刘山安慰着自己,“嘶”这大腿还真疼。环顾现状,大脑更是开足了十万马力急速运转。“蒋琬、陛下、丞相--还新亡”刘山呆呆的琢磨着,我是谁?

刘山脑门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心底急忙盘算着:我在台上他们再台下,并且他们喊我陛下,这说明咱是在大王或皇上的工作岗位上就职的,地位比较高,嘿嘿。想起刚才那白无常说啥“蜀汉蜀汉,曹魏虎视东吴狼顾------啊嗯咦哦”听他们这些话,现在是三国没错了,眼前这白无常听说叫蒋琬-------蒋琬???

那丞相不就是诸葛亮了吗。我擦擦的,他还死了,刚刚死的。“嘶-------”那我不就是------刘山这时候再不明白,就真的是五百的一半了。

我是阿斗了,我是阿斗了。刘山内心是既惊又怒,惊的是自己成功穿越三国,并成了蜀汉皇上阿斗;怒的是自己是阿斗也就罢了,偏偏自己才刚来诸葛亮他老人家就尥蹶子走了。经过易中天大爷呕心沥血的培训,多少咱也知道点三国历史,这诸葛亮一走,蜀国的能人就走的差不多了,五虎上将更是成了过眼云烟。人家穿到三国,不是刘备就是曹操,周围猛将如雨谋士如云,王八之气横盖四野,人走在路上鼻孔都冲天,那叫一个牛比。实在不行,至少也得弄个猛将名士之流混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视群雄如草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意气风发的一塌糊涂。咋到了我就只能当阿斗啊,智商都不及格的阿斗,我的个去。

刘山瞬间涕泪飞流直下三千尺,坑爹的穿越,你穿的这时机真是“希伯拉”好,要啥没啥的阶段,国家穷逼的不行,地盘小得可以。

要说这三国,最可怜的就是这西蜀了,原来吧除了西蜀这地儿还有半个荆州,不过被那关老爷一高兴送给东吴了,自己屁颠屁颠的去找阎王爷喝酒,还顺带把自己现在的便宜老爹他的大哥刘备还有他三弟张飞给捎走了,感情阎王爷打麻将一缺三啊。

你们弟仨走就走呗,就别打那个猇亭之战了啊,好歹把那几十万大军给咱留下啊。猇亭那地是西蜀的伤心地啊,几十万大军一把火就让东吴给烧没了,尤其是蜀汉中生代人才大部分在这场大战之中消亡,这个结果直接导致了蜀汉后期人才出现断层。

还有这诸葛大爷,你好好的替俺发展发展这蜀国的经济也行啊,你倒好从俺老爹死后这十年时间,你小的不算光大的就打了七次仗,一次打孟获六次打曹操,不对是曹魏。难道你不知道打仗打什么,当然是打金钱啊。现在好了,你一拍屁股走了,这蜀国的钱也让你折腾的差不多了,人也捣腾的不剩啥了。

天打五雷轰的,不知哪根筋不对,自己偏偏这个时候屁颠颠的跑来了,跑来一看不是想象的那么好,不符合自己的就业标准,想要回去时才知道根本没回头路可走,这穿越工作吧tnnd管杀不管埋。刘山哀怨的嘀咕道:“穿越有风险,投身需谨慎啊”

刘山正坐那儿郁闷着,突然惊醒过来,自己现在还在大殿上呢,这台下站着的可都是目前蜀国能数得着的精英,那眼神都贼亮贼亮的,自己失魂落魄的样子要是被下边这群牲口看到,再发现自己不是原来那位,估计自己得被五马分尸了。

至于分尸后还能不能穿越回二十一世纪,还真是个未知数。想到这,刘山立马有了主意,惹不起咱还是先躲躲吧。

刘山手抚额头,想着电视剧里那些皇上说话的语气哭丧着脸道:“朕百感交集心神已乱,权且休息片刻,内外大小事宜各位爱卿依国之法度办理,无事就先退下吧。”

说完,刘山也不管自己说的对与不对,那些人能不能听懂,不管不顾的倏地站起,刚要迈步不得不又坐下来。尼玛,我不认识路啊。

那跪在地上的公鸭嗓很是机灵,口呼陛下疾步上前,一边搀起刘山一边试探的询问道:“请陛下暂回西暖阁歇息?”

刘山低唔了一声,算是同意。今天这事咱得找个地好好琢磨琢磨,刘山想罢,也不管台下那些人咋想,由公鸭嗓搀着慢步而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