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权行是一个死士,十二年前是,十二年后也是。

开皇八年,当时的权行还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叫花子,拖着身体孱弱的妹妹,到处乞讨为生。

城市里这种无家可归的人多了去了,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尸体被送到城外的乱葬岗子。权行不甘心像其他人一样,跟狗一样靠着向别人摇尾乞怜求生,所以他从不乞讨。

为了生存,他先是偷,后来年纪大了就是抢。虽然总是被打的遍体鳞伤,但生来刚硬的他从不求饶。

再之后,他遇到了黄明远。黄明远是个好心人,他帮权行治好了妹妹,又让人教他功夫。

或许权行不过是黄明远无数次仗义救人中一次很普通的经历,却实实在在的改变了权行的命运,拯救了权行兄妹。

对,当时他还不叫权行。

在权行的心里,妹妹最重要,然后是大郎君。因为大郎君照顾了妹妹,所以他可以为大郎君去死。

再之后,黄牵战死江州,整个大房的天都塌了。幸运的是黄明远不真的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所以在这个紧张危急的时刻,他还能清醒地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父亲死了,死得那么诡异。

黄明远经常从父亲与他的信中得知前线的形势。他很了解父亲的品格,那是个生性谨慎的人,所以他知道父亲不会是贪功冒进的人。他相信一定有人害了父亲。

可是仇人到底是谁,黄明远也不清楚。

虽然黄明远怀疑此事一定跟王世积、权武等人脱不了干系。毕竟这事情,最后获得好处的是王世积、权武等人。但单凭黄明远的身份,他知道他自己没办法替父亲报仇。

为了提前做准备,黄明远准备秘密安排人潜伏入几人的府中。

这种潜伏,或许会很长时间,一年又一年,连黄明远都不知道要到多久。甚至黄明远都不相信家族的死士能不能在时光流逝中始终忠诚于家族。所以,他背着大父,偷偷一个人安排这些自己从小就培养的人去潜伏。

黄明远没有能力安排他们直接进入王府、权府等地。所以就要靠这些人自己的努力。

年轻,能干,忠诚!黄明远选中了权行。

大郎君给了自己一切,这次终于有机会报答大郎君了。权行毫不犹豫的便接受了这个任务,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他的妹妹七娘。

黄明远承诺,将七娘放在自己身边做贴身丫头,等七娘成年后,就让他做自己的侍妾。

对于这个结果,权行很满意,郎君是个仁厚的人,无论如何,以后不会让妹妹挨饿受冻。或许这个时候,对权行来说,小时候求活的经历是最悲惨的事情。

权行告别了妹妹,从此和黄明远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他知道,或许这辈子,他再也不会见到自己的妹妹,可是为了妹妹、为了郎君,他心甘情愿。

十四五岁的年纪,又是桀骜不驯的肝肠,在一次精心设计的巧遇之后,这个敢和十几个人打架的少年,很快得到了权武的欣赏,成为权武亲兵中的一员。

十多年来,他跟着权武从岭南到河西,东征西讨,九死一生。从当年那个任人欺凌的小乞丐,成为权武帐下首屈一指的亲信,权武还亲自给他赐姓权。

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他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郎君,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妹妹。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是否是真实的。

但他从不敢忘,当初在蒲州城的一条小巷内,他拖着被打得伤痕累累的身子,那个仿佛神仙降临的声音。那是自己在快要死得时候,听到最幸福的声音。

十年了,权行没想到会再遇到自己的郎君。

但十年了,权行依然时刻准备着为当年的郎君去死。

权行虽然表面上对见到郎君没有什么表现,但内心的激动却是难以鸣述的。但跟权行想得不一样,郎君并没有联系他,他也不敢主动联系郎君。然后大军兵败,他也跟着被包围,再然后突围,被困。当权行以为这一次恐怕要死在草原上的时候,郎君的突然到来又给了他希望。

郎君联系他了,给了他一个艰难的任务。若是有人告诉权武有步迦可汗的财宝藏在哪里,让他想办法劝权武脱离大部队跟着那个人前去。

所以海力特刚一出现,他就知道这个人恐怕就是郎君安排的奸细。

果然,当海力特说出隐藏财宝的秘密之后,权武动了心。而权行在一旁煽风点火,一步一步将权武拖进这个陷阱里。

权行给权武做过很多私事,他承认若是没有郎君,他或许会成为权武手下一条忠诚的狗。

但这一次不行。

权武进入谷口之后,黄明辽就带着伏兵出现了。在权行的帮助下,黄明辽很轻松的就把权行手底下三十余骑给消灭了。

黄明辽不知道兄长什么时候埋伏下的这枚棋子,按照兄长的要求,他见到权行说道“兄长让我告诉你,‘七娘过得很好。’”

这一刻,权行眼中的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十年了终于又知道妹妹的消息,只要他在郎君身边过得很好,自己就是死也愿意。

黄明辽没有在他身边浪费时间,而是率领众骑杀入谷内。毫无疑问,权武被黄明辽所围杀,低贱而无声地死在了这个不知名的山谷内。

黄明辽走得很快,清理完战场,他给自己留了一封郎君给自己的信。

权行一个人坐在谷口,看着还能依稀看清的战场痕迹。取出一壶酒,自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剩下一半,他又倒在地上,倒给往昔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郎君在信中给他详细地说明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作为一个权武私通突厥的人证,去告发权武。虽然权行不知道郎君为什么会这么恨权大将军,但权行知道,他得按照郎君要求的去做。

权行不知道以后会如何再去面对这些死去的兄弟,他一闭眼就是他们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将壶中的酒全部倒在地上,权行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跪在地上向谷内磕了几个头,权行悲伤地说道“大将军,弟兄们,对不起,权行欠你们的,来生再还。”

权行站起身来,翻身上马,向着南方而去。

妹妹,就让哥再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