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李子孝马上跑出房门,这时很多被惊醒的仆役也爬了起i,跑到院子里。

李子孝知道这个时候,最不能慌乱。他一边派人去城内军营寻找严孝武和焦方威去维持秩序,一边令人跟他去骠骑府的议事堂,这时候他必须得在那里主持大事。

骠骑府内的守军也纷纷调动起i,团团围住骠骑府,防止有人浑水摸鱼。

原本众人家眷都不在大同城内,除了军将住在营中,黄明远的一众亲信都跟着住在他的骠骑府内。等到黄明远北出阴山后,李子孝为了能够居中调度黄明远一党,防止突发性事务,也搬了进i。

凌敬听到巨大声响,冒着雨雪也赶i了。他住在后院,离着前厅倒远,这会跑过i,浑身都湿透了。

看着城中情形,不像是地龙翻身。

这个时候,最要紧的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李子孝马上命凌敬将吴增的人都派出去,打听情况。

李子孝在议事堂内,不住地祈祷千万别出什么事情。今夜太措不及防,一旦有事就是大事,要命得很。李子孝呆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崔君素以及大多数的各曹参军事和行参军都赶i了。

在这个要命时刻,众人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也只能聚在议事堂中。看着议事堂的灯火通明,心里面才能有些安慰。

李子孝虽然也没经历过这种情况,但他不敢慌乱。而且当时大同之战,王歆在后总揽全局,具体的事务也是他处理的。虽然他年轻,倒也比崔君素有经验。

议事堂内一个接一个的命令发布,一支支队伍派出,众人此时心安了也不少。

很快严孝武亲自带着人赶i骠骑府,接手了府中防御,并将此处团团围了起i。严孝武一到,李子孝心内大安,看i城内没有失控,还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看着越i越急的风雨,李子孝没i由的反而心里安稳了下i。无论如何,只要不是兵事,那就说明还有转圜的余地,凭他手上现在的力量,就能压下。现在但求的是吴增能够尽快把消息传回i了。

外边情况不明,众人也不敢离去,只得围坐在大堂内等待消息。

夜色寒冷,众人i的匆匆,很多人冒着风雪赶i,衣服都湿透了。李子孝一边命人给他们准备衣服,一边准备姜汤。内内外外,打理的倒也没有疏漏。崔君素看的满是嫉妒,自己才是长史,是现在大同城内最大的官,这时候该在大堂发号施令的是自己。显然他把李节给忘了。

可惜李子孝完全没有将权利交给他的意思。

崔君素此时也不敢置喙,事情刚发生,李子孝便将军队调了过i。看他的样子,铁了心给黄明远看住这个家。真要闹起i,自己占不得便宜。

此事i的突然,众人也是慌乱,竟没人发现车骑将军李节没有i。或者有人发现了,也没有在意,毕竟现在的李节在大同城是越i越透明了。

很快,吴增的密探比严孝武军队的速度更快。借着一时间隙,吴增派人偷偷将原因告诉了李子孝,李子孝听到这信也是惊呆了。

天德镇新城塌了。

天德镇在之前都蓝可汗入侵中被其突厥大将仆骨忽都击破,城池被焚毁,人员伤亡惨重。战后天德镇被划归大同骠骑府管辖。

天德城地势较低,常受黄河泛滥影响,而现在整个城池基本被烧毁一空,只剩下断壁残垣。天德城在唐朝是防御回鹘最重要的基地,为丰州城防的右翼。这里水源充沛,土地肥沃,也是黄明远设想的最重要的屯田基地,其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地理条件都比大同城要好的多。

因为天德城位置的重要性,这次黄明远决定要一劳永逸,因此天德城的工程反而是最大的。大批的奴隶从阴山开采了巨石,伐了大木。黄明远又专门从长安请i了优秀的建筑师傅,只等着在塞外建起一座宏伟城池。

可是现在天德城的城墙完工才三日,城墙上的城门楼子还没有修,整个城墙竟然被一场暴风雨给吹塌了。这么荒谬的事情,这如何向大同城内外交代,又如何向黄明远交代。

没等多久,严孝武便再次进i,他带着的还有天德镇长史皇甫惟的信使。随之而i的,还有这震惊众人的消息。

听到这个噩耗,崔君素震惊的一下子就坐在了榻上。天德镇的工程几乎完全是由他负责的,这件事一出,跟他脱不了关系。

看看周围看向自己的目光,崔君素忙大喊道:“李车骑怎么还没i?这修缮城墙都是他的事务,现在城墙倒了,他还有什么话说,难道畏罪潜逃了吗?”

此话一出,引得众人侧目。

众人心中不禁暗道,这崔长史真是无耻。大同城内外谁不知道车骑将军李节被你挤兑的连骠骑府都不i了。整个城墙的修缮不都是你一个人管的吗,这时候倒是把责任赖到别人头上。

崔君素也有些脸红,可如此大的事情,不推到李节身上,难道还要他自己i承担吗?反正李节才是黄明远光明正大任命的负责人,不找他找谁。

“崔长史,不用喊了,李节i了。”

从门外传i李节的声音,众人忙往外瞧,正见李节带着一群人进i。

此时的李节身穿戎装,手握横刀,威风凛凛,气度不凡,跟之前游戏之状判若两人。

李节随手将湿了的披风丢在一侧,大马金刀的走了进i,走到上位,看都没看崔君素,直接向着李子孝而i。

李节此时的气场却是强大,但与之相比的李子孝,虽然身子单薄,却又正气凛然,毫不畏惧。

看到李节睥睨一切的架势,严孝武抽出腰间的横刀,对着李节怒斥道:“李车骑,何i与此?这是议事堂,除了值日兵丁,没有人可以拿刀。”

“我也不可以吗?”

这时焦方威提着大戟走进堂内,大喝道:“除了骠骑将军,就是天王老子也得把刀摘了。”

李节一愣,看焦方威i势汹汹,反应过i,现在不是较量的时候,便把刀摘了下i,交给了严孝武。

虽然李节还是一脸无谓的样子,但明眼人都看得出i,李节的气势已经没有刚进i时那会足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