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不管是现在懵懂的小剑灵,还是马上要出生的小塔,其实江鱼味对他们的印象还都不错。

本身大家就是差不多的存在。

加上他们的出生也和自家姐姐有关系,所以也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

性格这种问题,可能上辈子就注定的了,想要改变真的很难。

就比如现在还只有团团小名的小剑灵,哪怕是叫了这么一个软萌可爱的名字,但性子却还是自小就冷冷冰冰的。

“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像了谁?咱们小时候可没这样?”

苏酒是不会承认自己的性子影响到了自家小女儿,就只能往云清身上去想了。

若是从前的她,是万万不会想到还有这一天的。

睡眼朦胧的江鱼味听到自家姐姐的小声嘀咕,强打着精神做起来,瞅了一眼正在外面一板一眼很是认真的啃着糖糕的团团,“姐,你不觉得小团子和你小时候很像吗?都是这样的认真严肃!”

那小眼神,简直就是自家姐姐小时候的翻版。

好吧,虽然江鱼味也并不太记得自家姐姐小时候是什么模样了,但终归是亲生的没错了。

“怎么可能?我就记得你小时候可淘了。”管都管不住。

江鱼味从荷包里面掏出来一大把莲子,分给自家姐姐一些,然后一口咽了下去,“好吧!这件事就当我没说过。”

真正的小剑灵当然不会是这样的。

要知道,当初因为苏酒去了一趟洗剑池,人家小剑灵还闹腾了好久,觉得她这是想要去找别的剑,从而生她的气生了很长时间。

当然,这些都是苏酒不知道的。

她也不会知道自家这看起来板板正正的小女儿,以前到底是什么?

反正这辈子都是亲人,聚在一起就是莫大的缘分,至于其他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江鱼味想了想,既然以后不管是自家小侄女还是小外甥,要走的路都是早已经就确定好的,即便是再改变也不会改变太多,倒不如从现在开始就开始训练好了。

也省得到时候,会多走弯路。

于是她便建议道“不如让他们从现在开始就开始训练好了,反正现在我也有时间,倒是可以陪陪他们。”

苏酒听到自家这熊孩子的提议,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想都别想,我可不想团团他们和咱们小时候一样,还是等他们大一点了再看看他们喜欢什么好了。”

在教育孩子这一方面,苏酒自认为自己还是有一定经验的。

没看眼前这只,虽然熊是熊了点,但整体还是很不错的。

话说回来,景然的事这熊孩子还没有交代清楚呢!

“老实说吧!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苏酒想起来这茬,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江鱼味很是无辜的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什么怎么回事?我也说不太清楚,就是当初我不是顺手救了他吗?然后就以身相许了,当时我又不知道他是圣华,我真的就以为他是我养的那小红莲然后成精了。”

“……”苏酒就知道从这只熊孩子这里问不出来什么,也不再对她抱有什么希望。

可终归这件事还是江鱼味自己的事,要怎么解决,最后肯定还是她自己说了算的。

“你真不准备说点什么?”苏酒始终还是放心不下。

要是换了别人,苏酒倒还真的是不怎么担心,可那位是不一样的。

总是怕自家这只这般熊的性子,到时候把人家给弄厌烦了之后,会被虐的很惨。

“这事有什么可说的,再说了,姐,感情的事有时候是说不清楚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关于和景然的事,江鱼味是真的觉得一两句是说不清楚的。

反正以前的事早就过去了,现在再纠结也没有什么用处,倒不如还是过好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要是真说起来,他们也只能算是相互吸引了。

只不过,从洪荒时期开始,他们就从未真正的分开过,但是也从来没能像现在这样在一起过。

算一算,能喜欢一个人坚持喜欢这么久,江鱼味倒觉得自己也是蛮厉害的。

“我们都说好了的,要是以后觉得什么时候不合适了,或者是不喜欢了,就会分开的,所以姐你完全不用担心了。”

好聚好散,是江鱼味一贯的想法。

可是,可是貌似每次抱着这种乐观想法的就只有她一个人啊!

“你呀!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算了,反正你现在也长大了,我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你还是自己掂量着办吧!”

苏酒是真心觉得头疼。

还好聚好散?

这两人才在一起多长时间,这只熊货就已经将退路都给想好了?

可是,景然那样的存在,不动心还好,一旦动了真情,岂是你说散就能散的?

一直以来,苏酒都以为自己会多一个弟弟。

不管这个弟弟喜欢的是那族的漂亮姑娘,只要能一心一意的对待人家,她都不会反对的。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以为中的弟弟会变成这样一个照样熊得不行的妹妹。

最关键的是,她还直接惹上了那个最不能招惹的存在。

“他们若是能好好的过日子还成,要真的有一天小鱼儿她……我都不敢想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苏酒抱着自己怀里面的小团子,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

“娘亲!你不要担心小姨了,不喜欢就换一个好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正在啃着糖糕的小团团舔了舔自己的小手指头,很是不解自家娘亲为什么会担心这种小事呢?

“……乖!以后团子你可千万不能像你小姨那样!”苏酒给自家这好不容易才肯让抱一下的小闺女擦了擦手,心绪复杂。

按照江鱼味的性子,肯定是会被虐的。

只不过,这种虐,她自己恐怕都感觉不出来。

那样的存在,她居然还是先挟恩图报,让人家以身相许。

人家同意了之后,她现在居然还开始想着,腻歪了就分开。

真的是好天真的样子!

“这要是换了我,她要是敢这样,我早就把她给教训老实了。”苏酒知道这事也就只能和云清抱怨两句了。

当初之所以会变回到幼崽的模样,还不都是因为想起来在魔域的事,心神受到了刺激。

没想到这么多年一晃过来了,连孩子都有两只了。

正在研究新菜式的云清,看到苏酒还在为景然的事发愁,就压低了声音,解释了几句。

在他看来,景然才是患得患失的那一个。

至于那只,不提也罢!

动不动说走丢就走丢的,谁受得了?

“你也别担心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挺好的!”虽然心里面那么想,但是面上云清还是要安慰一下自家这位。

苏酒只以为这是两人之间的缘分,却不知道这是他苦苦追寻了那么久才得到的结果。

江鱼味倒还真没有打算这么快就离开,对于她来说,时间是很自由的事。

要不是多了一份牵挂,谁知道她现在又跑去什么地方了?

“我也知道担心没有用,可终归,终归她好歹也是我妹妹,我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结果呢?”

苏酒不是没有发现,而是发觉自己之前一直都给忽略过去了。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即便是亲人之间也不例外。

追根究底的想要知道太多,反而不好。

倒是现如今这样,也算是圆满。

小塔的出生让苏酒暂时也没有了心思去关心自家妹妹感情上的事,反倒是自家一直冷冷冰冰的小木头女儿倒是对这个新弟弟挺上心的。

“小弟弟,真好丑!”小团团指着自家还躺在摇篮里面呼呼大睡的小弟弟,很是纠结的道,“我不会嫌弃你的,你快点长大,咱们好一起打架!”

干架什么的,可是小剑灵最喜欢的事了。

即便是从前的时候,小剑灵也是很喜欢修炼的。

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自己修炼成人形呀!

“你别急着去管,孩子之间的事,还是让孩子自己去解决吧!”云清一把揽过苏酒,苏酒不得不先跟着他离开。

她最近越发觉得,自从小鱼儿回来之后,自家原本冷冷冰冰的小女儿性子也越发的古怪起来了。

才那么大一点,居然就想着去打架。

很多年之后,当小团团真正修炼成了剑道第一人,苏酒才发觉所有的事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至于小塔,则是跟随着云清,学习阵法和其他方面的东西。

虽说在修为和实力方面比不上自家那个一言不合就提剑的姐姐,可是在这九州空间之内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了。

不过,即便是过去那么多年,小塔心里面最害怕和最想见的依旧是自家那个看上去很不靠谱的小姨。

眼看着自家姐姐这般防备自己,居然还是怕自己会带坏了孩子们。

江鱼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环境对一个人的确是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这也并非就是绝对的,要知道一个人的天性也是很重要的。

正好,碰到了花凌的重生,江鱼味就欢欢喜喜的去找花凌去了。

花凌那里被封印起来了,已经好多年都没有进去过生灵了。

除了陪在她身边的段沐泽,重新醒来的花凌还真的没有见到过外人。

“你现在还是想不起来吗?”江鱼味拉着花凌的手坐下来,想要给她穿上鞋子,“不要紧的,不记得也没有关系,只要你醒过来就好。”

一身幻化出来的鲜艳衣裙,衬得花凌更是娇艳欲滴。

面对这个很热情的小鱼儿,花凌脑子里面还是有一些画面的。

怕吓到花凌,也想让花凌尽快适应外面的世界,于是江鱼味就建议大家一起找一个世界去生活一段时间。

江鱼味所谓的生活一段时间,就是真正的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中去,忘记自己的过去,封印起来自己的修为,把自己变得和当时当地的人一样。

这样的行为,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很新鲜的。

但是,也有些人,会存在很多顾虑。

比如,按照轮回来讲,万一自己变得很丑,再或者大家都认不出来,要么就是多点纠缠之类的就麻烦了。

从某些方面来讲,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可那是对别人来说的。

至于江鱼味,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好,我去和沐泽说一声,我们一起去。”花凌想了一下,没有犹豫就同意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太好,需要出去走一走。

再一次准备开始新的旅行的江鱼味,只随便和大家打了一个招呼,就带着花凌先离开了。

等到大家再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四五岁的奶娃娃了。

“小姨?”

同样四岁半的小塔,如今已经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他被自家姐姐拉着手站在一旁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对面那个脏兮兮的丑小子。

“嗯!是男孩子,没错!”

团团只关注着这到底是不是自家小姨,至于其他的,还真没有多注意。

自家爹爹说了,他们都已经是大孩子了,是时候出来历练一番了。

刚好自家小姨也在这个世界里面,爹爹和娘亲也就很放心的把他们两个丢下来就走了。

“姐,我不太想过去呀!小姨看起来好凶的样子!”小塔拉拉自家姐姐的衣袖,小声道,“其实爹爹是不想咱们缠着娘亲,才要把咱们给送到小姨这边来的,对不对?”

从小就是一个很有心眼的孩子,小塔的世界比起来团团真的是丰富太多。

只一心关注自家小姨的小团团,压根就没有心思去想这些,“我觉得爹爹说的没错,小姨现在这么小,咱们自然是要好好照顾小姨了,至于娘亲,有爹爹照顾就好了。”

他们都是大人了,肯定不用小孩子替他们操心了。

比起小塔来,虽然不会撒娇也不会讨好人,还特别喜欢打架的团团居然是最受大家欢迎的。

包括自家爹爹。

比起小塔来,最疼爱的还是她。

至于娘亲,倒是为了公平起见,对小塔要多关心几分。

这些小孩子之间的感情,团团一向是不怎么在意的,但她也不傻,自然能感觉到自家这个心思敏感的弟弟心里面在想什么。

虽然她并不是很明白,但是这也并不妨碍她开导他。

“可是姐姐,小姨现在好像并不需要咱们照顾呀!她看起来还是很厉害的样子呢!”小塔有一些崇拜的看着翻墙跑掉的江小鱼。

要是换了他,这么高的墙,在同样的条件下,他可能会跑不掉的。

小塔这边刚刚这般想着,那边江小鱼就出麻烦了。

“脚崴了,真倒霉!”

本来偷偷的溜出来就是怕被发现,现在居然还崴脚了,从来在大家眼中都是乖巧懂事的江小鱼,听到追来的脚步声,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

“怎么办姐?我们要不要去帮忙?我总感觉小姨这一次好像……”小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自家姐姐给瞪了回去。

小团团蹲下来,很认真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乖,以后你少说话,尤其是关于小姨的事。”

这孩子的嘴说出来的话有时候真的很灵验,特别是针对小姨。

什么仇,什么怨的,非要这样相互折磨。

早在北域的时候,小塔因为这事没少被教训。

现在却还是不长记性。

言灵之力的存在无疑是一道束缚,特别是这种还不怎么懂事的小家伙,说出来的话尤其是让人无奈。

“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什么恶意。

小塔对于这一点也是很无奈的,但是自家姐姐说的又是事实,他连反驳都做不到。

曾经的小塔也为了这一点很是苦恼,直到他遇到了巫灵之后,才终于找到了知己一般。

想想当初,这两只可都是和江鱼味从一开始的很不对付,发展到现在的还能勉强相处在一起,自然是有着共同语言的。

不管是小塔还是小团团,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修为的提高,他们最终的记忆都会觉醒过来。

只是到了那个时候,这一世的亲情对于他们来说更是难以割舍。

至于前世的恩恩怨怨,早已经不重要。

本来是按照普通人的生活来成长的江小鱼,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群人闲下来之后,最大的乐趣就是每一次找到自己之后时不时的出现在自己身边,然后将自己小时候的蠢事给记下来,之后便作为笑话拿给以后的自己来。

小团和小塔是好心来帮忙的。

可是,这也只是他们现在的单纯想法而已。

江小鱼身边现在有一个水灵灵的大姐姐花凌,还有一个小名叫做小妹的小妹妹,总之,要是没有意外的话,她这一世也是活的轻轻松松的。

“小塔,你觉不觉得那个小妹有些眼熟?总感觉和水姨家的小妹长得很像呢!”小塔在观察了那个小妹一段时间之后终于确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难怪自家爹爹会让他们来这里暗中看着小姨,果然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小团一开始并没有太当回事,孩子不都是一个样吗?

但是小塔提醒了之后,她稍微一观察就发现那个小妹绝不是旁人,就是水姨家的那孩子。

主要是她平日里装得太迷糊了,而私下里面又特别的机灵。

“你说她怎么会在这里?她该不会想把小姨给拐走吧!”小塔看着那边天真无邪的小妹,很是担心的道。

“你先别乱说话,咱们再看看。”小团团也是听说过水姨和自家小姨当年的事,所以也是生出来一点点的担忧。

难不成,水姨还想让小妹来?

这简直是太可怕了。

娘亲可是说了,要是自家小姨在没有记忆的时候,去喜欢上了别的什么,那回来之后可是会被修理的很惨的。

小孩子做错了事情要被教训,大人做错了事情也是一样的。

至少,小团是知道自家小姨的性子,也知道自家娘亲的性子。

总之,为了自家小姨以后好,这小妹说什么都不能放任不管。

敢把水族的小公主单独留在这里,水水这个做娘的也是真的很心大。

“团团姐,你和小塔也来了?正好你们快帮我个忙!”水水家的小妹本身就是一个很惹人喜欢的小姑娘,所以平日里团团和她的关系也很不错。

只是,这次这姑娘提出来的要求,却让团团和小塔着实是犯了难。

团团想了想道“她想去修炼是好事,我们为什么要阻止呢?”

小姨想要好好的修炼自己,这绝对是一件大好事,总比着和小妹在一起青梅竹马的要来得好。

小妹现在的身份是邻居家的小女孩子。

两个人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小妹也确实是没有少受到照顾。

“她要是走了,我怎么办?她肯定会喜欢上别人的。”这样的话,她喜欢的小零食和小礼物就都会变成别人的了。

以后,小鱼儿肯定就不会对她这么好了。

年纪很少,开智也比较晚的小妹,现在满脑子还都是吃喝玩乐,压根没有往修炼上面去想过。

水家的人本身就是这样,加上寿命也长,所以也没有人要求她怎么样?

所以,人家小妹现在还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幼崽。

不过,比起一般人类的幼崽来讲,她的见识和想法又要多一些。

“小妹,修炼是很重要的事,这件事我们不能帮你,你也不能给我们小姨捣乱。”要不然就揍你。

小团团做事一向是干脆,面对无理取闹的小妹,她偶尔也会动用一下武力威胁。

最喜欢揍人的就是团团,但是小妹最喜欢的还是团团。

要不是为了好吃的小鱼干和那些漂亮的不得了的东西,她就真的跟着团团一起走了。

年轻一代的孩子们的想法总是与众不同。

不过,由着这些幼崽们的掺和,江小鱼这一次也算是没有闹出来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主要可能是看孩子太费心了。

以至于她并没有能和什么亲爱的小姐姐和小妹妹怎么样的。

“你下次一定要早点来,居然让我想你想了那么长时间。”

余生还有很长,江鱼味才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糊涂,但是只要有景然在身边,她肯定能意识到点什么,自然也就不会给自己的以后找不痛快了。

有些事情慢慢的回过味来了,江鱼味也不是不知道景然暗中的动作。

可是,她还能怎么办呢?

只好宠着!

余生,都只宠此一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